華中科技大學2013屆畢業典禮,李培根一進場就受到了學生的歡迎記者彭年 攝
  央廣網北京4月1日消息(記者丁飛 馮會玲 實習記者滕菲)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今天中午12點19分,華中科技大學的官微,發佈了一條名為:#"根叔"再見#的圖文微博,文中說:"根叔"雖已卸任,但大學精神需要"根叔們"把"根"留下,高等教育的體質改革也需要越來越多的"根叔"來推動。
  "根叔",就是昨天剛剛卸任的華中科技大學原校長李培根。
  李培根,人送外號"根叔",1948年出生,湖北人。教授,博士生導師。2003年12月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。2005年3月起擔任華中科技大學校長。在2010年本科生畢業典禮上,李培根校長在2000餘字的演講稿中,把4年來的國事、校事、校園人物、網絡熱詞融合在一起。短短16分鐘的演講,被掌聲打斷30多次,全場7千多名名學子起立高喊"根叔!"就此,"根叔"成為網絡熱詞,其演講全文,也紅遍網絡。有學生說"我們的世界,他都懂"。從2010年的《記憶》,再到《未來》、《遠方》,直到2013年的《告別》。李培根校長前一年講稿中的最後一句話,往往就是下一年的主題。2014年3月31日,因年齡原因,"根叔"李培根不再擔任華中科技大學校長職務。
  今年"兩會"前夕,李培根校長曾經對媒體暗示說,今年要退休了。昨天,華中科技大學在全校教職工的幹部大會上公佈了任免的決定。任職校長9年的李培根卸任了,接替"根叔"的是原東北大學校長丁烈雲。
  據一名到會人士回憶說,330個左右的座位,共來了大約340人,其中還有20名左右的學生。在李培根近13分鐘的離任演說中,一些師生不無動容,有些甚至是眼中含淚。據參會人士提供的會議音頻顯示,李培根的離任演說,難掩遺憾。

  華中科技大學2011屆本科生畢業典禮上,一個院系的畢業生舉著“愛根叔”的牌子 記者周超 攝
  華中科技大學的校內BBS上,永遠有個叫做"pgli"的網友,看名字就能猜出,這是校長李培根的賬號。昨天,這位網友的新帖子被論壇置頂推薦,內容,正是他剛剛在全校教師幹部大會上做完的離任演說:
  李培根:我沒能把"船舶海洋"四個字寫大;文科若干學科的發展沒有顯著變化;轉換醫學中心大樓還未動工;"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"還未落到實處;教師與學生的距離沒有明顯縮短,我希望讓學生自由發展……
  因為是任免決定,全場坐的大多是領導和老師,學生只有20個左右。會後有學生說,這大概是"根叔式演講"最後一次在華科上演。內容沒有成績,都是遺憾。演講並不長,總共12分鐘。在華科,李培根校長每年在開學和畢業兩大典禮上的講話,一直被學生視為大學里的第一堂課和最後一課。
  李培根:什麼是母芯褪悄歉瞿鬩惶炻釧吮槿床恍肀鶉寺釧牡胤健�
  李培根:我知道你們不喜歡被就業、被堅強,那就挺直你們的脊梁吧,挺起你們的胸膛,自己去就業,勇敢而堅強地到社會中去闖盪。也許你們很快就會忘記根叔的嘮叨與瑣細,儘管你們不喜歡"被",根叔還是想強加給你們一個"被",你們的未來被華中大記憶。
  最早讓"根叔"走紅網絡被更多人熟悉的,是2010年的這段畢業演講。短短16分鐘,被掌聲打斷30次。全場7700名畢業生自發起立高喊"根叔",結束大學生涯,走向社會。那一年,中國之聲曾採訪過這位給學生留下深刻印象的校長:
  記者:這個演講真的是您自己寫的嗎?還是您"80後"後的秘書給寫的?
  李培根:這一個字一個字都是我自己想的、我自己寫的、我自己敲的。連敲都沒有請秘書幫忙,最後完稿於飛機上面。
  記者:為什麼會想到用這樣的一種表達方式?
  李培根: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啊,就好像不應該。當然,我作為校長,肯定要經常關註學生、瞭解學生。這是這個時代的特點。
  走近學生,瞭解學生不是嘴上說說的。平日里,這位校長或者咱以後可以不叫校長叫根叔就行了,因為已經卸任了。根叔經常混在校園BBS里"潛水",發現民間抱怨頗多的問題,他就直接出來以校長的身份詢問情況,再和學生們來解釋。2007年學校曾經爆發了"學位門"事件,部分學生不滿學校給二級學院的學生頒發本部學位文憑,這個事件最終促成了"根叔"和學生見面會的制度化。可是2011年,風波再起。
  2011年,風波再起,華科武昌分校2000名學生獲得本部學士學位,當時有不少人質疑名校與獨立學院間的文憑買賣,處在風口浪尖的"根叔"選擇直面問題,接受了中國之聲的採訪:
  李培根:今年是最後一次授這種學位。我們已經立即啟動脫鉤的事情,跟分校徹底"脫鉤"。
  記者:名稱上面都不掛華科的名字了是嗎?
  李培根:對,等於是以後它跟我們就沒關係了。
  不過即便已經過去三年,這件事在昨天的卸任演說中還是被根叔提到。因為他認為"自己傷害了學生的感情":
  李培根:我不僅感到遺憾且頗為痛心的一件事就是所謂"學位門"事件。記得有一次我出面與學生對話時,我還反問,為何好多學校如此,其它學校的學生不鬧,而我們的學生意見這麼大?我的官僚使學校失去了糾正的最佳時機,傷害了部分學生及校友的感情。
  有人說,在教育的世界,最遙遠的距離,也許是老師和學生的距離。但提到"根叔",華科的學生卻說,"我們的世界他都懂"。你可以和他打球,給他打電話,提問甚至質疑他。拉近和學生的距離,這似乎是李培根9年校長生涯里最想做的一件事:
  記者:您最希望自己帶給華中科技大學的財富是什麼?
  李培根:要讓學生在這個學校大家感受到一份真誠,"人本、和諧、至善、日新",這是我在就任校長的就職典禮的時候我就說到的。
  卸任後,"根叔"將做回自己的老本行,回到機械學院專心做教授,教書做學問,依然不會離開學生和學校。有記者後來問他,做校長,你給自己打多少分呢?"根叔"並沒有回答。其實,學生們那一聲聲熱切喊出的根叔,那一陣高過一陣的掌聲何嘗不是最好的回答?  (原標題:“根叔”卸任華中科大校長 離任演說難掩遺憾(圖))
創作者介紹

cancer

wf82wfa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